第1章 话别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
  
      “师父,明天我就要去县城准备上学的事情,以后就不能每天来看望你,这是你最喜欢喝的花雕酒,十年陈的,还有你喜欢吃的叫花子鸡,今天我们师徒两吃喝个痛快。”白云山,一座坟墓前,一个少年人手中端着一坛五斤装的花雕酒,前面摆放着一只用荷叶包着的叫花子鸡,还有两个瓷碗,一边往碗中倒酒,一边嘴里喃喃着。

    这少年人名叫葛东旭,是白云山脚下葛家垟村村民。坟墓中埋的是他师父任遥。

    葛东旭八岁起便随他修行,一直到十四岁任遥过世为止。而今任遥已经过世两年,葛东旭已是十六岁的少年。因为考上了县城一中,明日就要动身去县城,今日特来向他师父道别。

    起师父任遥,葛东旭虽然随他修行六年,但对他生平之事却知之甚少,就连他的名字,也是在他瞑目之前方才知晓。因为自葛东旭知道他师父起,他师父便是一位精神时好时坏的疯癫老人。

    任遥并不经常在村子里出现,更多时候是在白云山深处的一座荒废道观中生活。偶尔光顾村子,也多半是疯疯癫癫的。山村里的孩子调皮,见老人疯疯癫癫的,便一边嬉笑着,一边拿着烂果泥巴追着他扔。

    葛东旭自心地淳朴善良,不像其他孩那般调皮,见玩伴们拿东西扔老人取,每每都要上前护着任遥。到头来,倒是他被人扔得一身污脏。

    偶然有一次,当葛东旭为了护着任遥又被扔得一身污脏时,任遥突然清醒了过来,喝退了众孩,然后端详了葛东旭许久,突然问道:“你可愿意拜我为师,随我修行?”

    葛东旭本想摇头,但见任遥头发发白,衣衫褴褛,很是可怜,鬼使神差地竟然便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任遥大喜,当下就带葛东旭去见他的父母亲,要正式收葛东旭为弟子。

    葛东旭的父母自然不肯让儿子拜一位疯癫老人为师父,虽然那时他看起来很正常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葛东旭父母亲拒绝的刺激,任遥当场便又神识不清起来,念念叨叨地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自此之后,他隔三差五总要来看望葛东旭。

    葛东旭父母亲见任遥疯疯癫癫的,又缠着儿子,生怕他伤害到儿子,见他上门几次之后,便忍不住去赶他。

    可任他们如何赶,隔三差五的,任遥总还是要来,而葛东旭父母则依旧还是坚持赶他走,不让他接近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葛东旭突然发高烧不退,医生也束手无策,葛东旭父母急得眼泪汪汪,准备送葛东旭到县城找医生看时,任遥突然出现把葛东旭给抱了去就跑。

    葛东旭父母亲自然急得要命,在后面追他。可也奇怪,那任遥明显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抱着个孩子跑起来却是比葛东旭的父亲还要快,转眼间便进了山林里去。

    当时葛东旭父母也没多想,见葛东旭被疯癫老人给

第1章 话别(第1/3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搜索